弄月堂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海外 > 留学移民

留学移民

没办成这件事,名牌大学也抬不起头

发布时间:2020-08-25留学移民
近几年的高校界,“医学院”这个词有点热。

各大985名校纷纷搞起大动作,都想在自家校园里盖一栋医学大楼。

2017年12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部揭牌,并宣

近几年的高校界,“医学院”这个词有点热。

各大985名校纷纷搞起大动作,都想在自家校园里盖一栋医学大楼。

2017年12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部揭牌,并宣布合并安徽省立医院为中科大第一附属医院。

2018年4月,东北大学与中沈阳军区总医院签署合作协议,共建医学与生物工程信息学院。同年9月,东北大学还与中国医科大学举行洽谈会,商讨合作事宜。

文科院校也不甘寂寞。去年6月,中国人民大学也提出将建医学院的规划。

顶尖大学,怎么能没有医学院?

据青塔统计,到2020年7月,42所一流大学建设高校中,在医学学科建设方面付诸行动的就有35所。医学院俨然已经成为顶尖高校的“标配”。

这些实力不凡名牌大学,为啥挤破了头,也要建出医学院?

高校们的魔幻抢建,20年前就开始了

新中国成立后,国内一流大学兴建医学院,最早可以追溯到80年代的南京大学。再往后看,想要建医学院的大学们大致有两条路:合并已有的医科大学,或是着手自建。

对于毫无经验基础的大学来说,凭空办起一所医学院,可不是光靠财大气粗、一腔热血就能完成的,一切都得从零开始。师资、管理等都是异常棘手的问题。

中科大办医学院时,就在寻找师资问题上遇到了很大的阻碍。毕竟医学不比寻常学科,能上讲台的无不是钻研某一领域多年的老手,更别说还有如解剖学等十分基础但又人才稀缺科目。

强如中科大,办个医学院也不容易。

于是,很多高校选择直接与本地医科大学进行合并,以直接利用医学院的师资、设备等资源,让医学院能快速拥有高水平。

最大的一波合并潮,出现在2000年前后。当时正处于985、211高校评选的关键阶段,评上了就能化身人上人,成为高校中的贵族,高校们当然是卯足了劲,想尽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

而找一家成名已久的医科大学就地合并无疑是快速升级的好办法。于是在那段时间,约15所一流高校接连与各自地区的顶尖医学院“结合”。清北、复旦、山大、中大等名校都拥有了拿得出手的医学院。

办医学院的高校们,选择合并的还是占大多数。

医科大学这边,“北协和、南湘雅、东齐鲁、西华西、中同济”这五所站在中国医学界巅峰的医科大学,有四所找到了心怡的伴侣,开启了各自的“婚后生活”。

反观那些选择自建医学部的高校们,无不拥有十分雄厚的底蕴作为支撑。

如南京大学就凭借者自身自然科学领域的基础白手起家;电子科技大学则选择与四川省医学科学院联手,医教协同,共建医学部。

南京大学医学院是第一所直属综合性大学长学制医学院,临床医学是其强项。

2000年的合并潮过后,老牌的医科大学基本已被一抢而空,剩余的单身高校们若再想在医学院这块做文章,就得想些办法了。

像北航、西北工业大学等以理工见长的高校,在自建医学部时就将其命名为“研究院”,性质上更偏向于医学研究,变相避开与其他高校的竞争。

而天津大学则把精力放在对传统医学界限的突破上,创造出把传统医学与机器人、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相融合的“新医科”,靠着创新搭上了这辆医学院创办的特快列车。

即使错过了办医学院的黄金时机,天大依然能另辟蹊径。

一时间,众高校的医学部可谓百家争鸣,这股热潮直到如今都未曾退散。

办了医学院,胜似搭火箭

要想知道为何各大高校都抢着办医学院,就得先了解一下医学在学术界的江湖地位。

这里小新同学想搬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作为例证说明。作为国内科研人员最关注的科研基金项目之一,它在近几年的数额变化很有说服力。

据青塔的数据,2000年到2019年,该基金的医学部分,资助总额从1.12亿元增长到了46.51亿元,大约翻了40倍。

而在2019年,基金面上项目批准的总资助金额111.27亿元中,医学科学部就占了25.21亿元,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八大学部中位列榜首。

医学在学术界的重要性是如此,那些拥有高水平医学院的大学更能从中受益。

像上海交通大学,自从2005年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合并之后一段时间里,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立项数上年年都是全国第一。

再来看看软科的榜单。在2019年自科基金委医学科学部资助项目立项数Top20的高校排行中,前10名皆为合并了顶尖医学院后的综合性大学。

南大自己辛辛苦苦建了医学院,却只能排到第11。

一个好的医学院,相当于高校申请科研项目与科研经费时的摇钱树。“高校得医学院者得科研天下”,并不是空穴来风。

如果建医学院的好处到此为止了,那还不至于让高校们前仆后继地砸钱动工。

对于本身没有医学院的高校来说,办起医学院就等于给自家大门贴上一块金字招牌。

中科大生命科学与医学部的一位老师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感慨道:“学科分类中,医科是一个单独门类,与‘数理化天地生’打包形成的理科是对等地位,有了医科就等于多了一整个板块。

对于一所没有医学院的大学来说,从零到有就是巨大的增量。而一所综合性大学合并一所体系相对完整的医科院校,只要这一板块做得不太差,能为其发展提供助力。

“同时,在理医工交叉融合的大背景下,医学研究的触角还能辐射、延展到其他领域,“学校如果没有医学出口,这块永远是瘸腿的。”

所谓“为学校带来动力”,除了上面提到的摇钱功能外,还体现在学校排名、口碑、知名度上。

来看看目前评价一流大学一个关键指标——ESI(基本科学指标数据库)。22个ESI学科中,医学类学科占了五个,超过两成。反观社会科学只有两个,工学也才三个。

而学校的排名与口碑又会直接影响到每年的招生,决定着吸纳人才的质量。

也许是舆论使然,让大家觉得综合性大学办学规模更大,质量更高。现阶段高校招揽人才的竞争,综合性大学占有很大的优势。而综合性大学的名头,可以靠创办医学院来打响。

因为医学这一学科的发展难度之高,人才培养之难,好的大学拥有了医学院,可以从侧面体现自己的人才济济,实力雄厚。

毕竟,没点实力,可办不起医学院。

再加上如今“健康中国”的大背景下,发展医学院也是响应国家号召,顺应潮流的做法。在大局的推动与利益的驱使下,高校们开启“鸡血模式”办医学院,也顺理成章了。

“赶制”医学院,真的是件好事吗?

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曾经对中国新闻周刊的记者说,高校办医学院的目的大致分三种:一是为了丰富学科门类,通过发展医学提升其他学科的水平;二是有的高校以前曾办过医学院,却因为各种原因失败了,现在想复建。

他认为,抱着这两种目的办医学院的潮流,在2000年合并潮后基本就已经结束了。

还有一种情况是一味地赶时髦或追求利益,自己根本不具备办医学院的条件和基础,也没摸清医学学科的内在规律。

这么说来,近年来依然孜孜不倦地追求医学部的高校们,能否都归结为这第三类?

高校们一味地追求利益,或许不是一个好现象。

其实,关于大学们大兴土木搞医学院这件事,早就有了批判的声音。

问题最大的,还是在“钱”这方面。

高校界流传着一句话:想要把一所大学办穷,就去办一所医学院。

的确,巨额的资金需求,是高校办医学院的一个巨大的隐患。师资人才的引进且不说,光是各类精密仪器、医学设备,便是动辄百万级别的。

2018年,国科大在建立医学院时,全国各地到处跑,寻找适合自己的附属医院,拓展自己在医学界的势力。而光是在深圳和重庆,地方政府就投入了至少十几亿元,支持国科大建立新院区,以满足他们建设新型研究型医院的需要。

这笔巨款花得到底值吗?能不能在未来把成本收回来?有没有比投资医学院更值得花的地方?也许,这些都是政府和高校们需要三思的问题。

更有学者认为,各高校都想向医学界插一脚,以追求“综合”,会使大学的办学特色消融。

德国的大学校长联合会曾指出:“学校规模对于质量原则上没有决定性的影响,一所学校的水平高低并不取决于学生数量的多少,关键在于学校的特色,而特色就是重点,不是涵盖所有专业。”

国内很多的老牌医学院,本身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办学理念。

但在与高校合并之后,因为学术出身的高校对医学系统管理缺乏经验等缘故,办学规模虽然得到扩大,自由度却降低了,好不容易才积累成的那点个性和底蕴,也被迫趋同了。

医科大学在合并后失去的不仅是特色,还有方向。

众所周知,医学是一门极重实践的学科,像临床医学这样的专业,要培养出一名合格的医生,除了书本理论的支撑,还需要数年手术台旁实践。

但在综合性大学,常采用的是重学术、重论文的评价机制。厦门大学医学院一名研究生在接受光明日报采访时说,她每天的时间都被耗在做实验、写论文、搞考研上了。而那些医生真正要做的工作,却好像一直搞不明白。

就培养救死扶伤的医师这一角度看,究竟是综合大学的医学院更好,还是原来的医科大学更合适,或许还有待讨论。

要做医生,可不是写几篇论文就能成的。

除此之外,高校“赶成”医学院后管理成本急剧增加,“合并”后双方合作效果不佳,教学质量大幅下降等问题也层出不穷。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国科大医学院院长助理、重庆临床医学院副院长吴亮其认为,想要真正办好一所医学院,高校们至少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周期。

但不少高校却以几年内提高医学院的国内名次为目标,大张旗鼓地开工办学。

如此急功近利的计划,很难不让人心生怀疑。

高校们有目标、有野心自然是好事,但还望不要一口吃成胖子才好。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