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月堂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健康 > 医疗药品

医疗药品

中国癌症患者到底多缺钱?

发布时间:2020-07-10医疗药品
一篇来自山东大学的研究显示,2015-2016年间,高达52%的癌症患者经历过财务困境(借钱看病或因治疗太贵而放弃某些治疗手段),18%的患者因治疗癌症借款超过5万元。

如今癌症的治疗手
一篇来自山东大学的研究显示,2015-2016年间,高达52%的癌症患者经历过财务困境(借钱看病或因治疗太贵而放弃某些治疗手段),18%的患者因治疗癌症借款超过5万元。

如今癌症的治疗手段越来越多,除了手术、化疗、放疗,还有靶向治疗、免疫治疗。部分瘤种的患者已经可以实现带瘤生存甚至治愈。

但是,很多癌症患者会无奈地说:“确实有更好的治疗手段,但我没有钱,用不起……”

中国癌症患者在“钱”方面究竟存在着怎样的难题?又有多少患者因贫困而放弃治疗?近日,山东大学老龄科学团队的科研人员在美国癌症医疗顶尖期刊Cancer发表文章《中国癌症患者的财务困境》,分析了癌症给患者带来的财务困境以及遭遇财务困境的中国癌症患者的比例。

《中国癌症患者的财务困境》研究截图

研究最重要的结论是以下3点:

2个癌症患者中,就有1个借钱看病;

10个癌症患者中,就有1个因为缺钱而不得已放弃一些治疗手段;

年轻患者的财务负担重于老年人。

山东调查:4个癌种1608位癌症患者的财务困境

2015年-2016年间,研究者通过抽样调查的方式,分析了山东省3个市区和5个乡镇1608位30岁以上的癌症患者的财务困境,聚焦于4种癌症类型:胃癌、乳腺癌、结直肠癌、肺癌。

研究者根据年龄将患者分为2组,一组为30-64岁患者(N=964),一组为≥65岁患者(N=644)。大多数患者为女性,且来自农村的患者较多。有约68%的患者家庭年收入在5000-50000元之间。超过三分之二的患者患癌时间至少1年。

如何衡量癌症患者多缺钱?研究者用了2个指标:一是通过患者是否因治疗而借钱来衡量物质财务困境,二是通过患者是否由于治疗费用而放弃与癌症有关的医疗服务来衡量行为财务困境。

本研究癌症相关财务困境的定义

▋结论1:高达52%的患者经历过财务困境,约10%的患者因缺钱而放弃治疗!

究竟有多少患者遭遇了财务困境呢?

研究结果显示:

约52%的患者经历过财务困境;

其中,约8%的患者同时遭遇物质和行为财务困境,约10%的患者因缺钱而放弃一些治疗手段。

因财务困难而放弃治疗方案的比例

在不同年龄段的人群中,40-54岁的患者财务困境比例最高,占58%;≥75岁的患者财务困境比例最低,占40%;

30-64岁的患者中,有54%的患者有癌症相关债务;≥65岁的患者中,约44%因癌症治疗而借钱或负债。

作者解释说,中国的儒家孝道文化根深蒂固,子女会为老年患者支付医疗费用,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年轻和老年癌症患者出现财务困境的差异。

不同年龄组经历癌症相关财务困境比例

▋结论2:高达18%的患者因治疗癌症借款超过5万元

这些遭遇财务困境的患者都借了多少钱呢?

调查结果显示:

超过三分之二的患者因癌症治疗借款1-5万元;

高达18%的患者借款超过5万元;

按年龄分段来看,老年患者借款超过5万元的患者比例比年轻患者少:40-54岁的患者中有23%的人借款超过5万元, 75岁及以上的患者中仅9%的人借款超过5万元。

此外,研究还显示,那些存在严重物质财务困境的癌症患者更有可能被报告行为财务困境。

遭遇物质财务困境患者的借钱或欠款情况

▋结论3:遭遇物质财务困境的癌症患者更有可能放弃治疗

在控制了疾病相关变量和社会人口学因素后,研究人员发现,那些有物质财务困境的癌症患者更有可能放弃癌症治疗。30-64岁的患者风险比为3.72(95%CI 2.13-6.50),≥65岁患者的风险比为5.48(95%CI 2.69-11.15)。

《柳叶刀》:每名中国癌症患者的平均自付支出占家庭收入一半以上

2016年,《柳叶刀》杂志曾发表了一项关于中国癌症患者财政负担的文章《中国常见癌症的支出和财政负担:基于医院的多中心横断面研究》。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卫生经济学评价工作组分析了2012-2014年期间在我国13个省市的37家三级医院常见癌症(肺癌、乳腺癌、大肠癌、食管癌、肝癌、胃癌)患者的医疗费用及其相关经济负担,评估了直接的医疗和非医疗支出,并探讨了造成癌症患者财政负担的原因。

研究显示,在14594名癌症患者(平均年龄56.7岁,男性58%)中,每名患者的平均支出为9739美元(95%CI 9612-9866美元),非医疗支出占9.3%。

就各癌种而言,结直肠癌、食管癌、肺癌、胃癌、肝癌、乳腺癌患者的支出分别为:10978美元、10506美元、9970美元、9891美元、8668美元和8532美元。对于新诊断的癌症患者,其自付支出为4947美元,占家庭收入的57.5%,癌症支出费用巨大。

更加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平均每个家庭的年收入仅为8607美元,这意味着大部分癌症患者需要借钱看病。

对话研究者:希望建立中国特色的癌症患者价值医疗支付模式

医学界:你们为什么会选择“癌症患者的财务困境”来进行研究?当初进行该研究的初衷是什么?

山东大学科研团队(以下简称“山大团队”):在进行农村癌症生存者生命质量研究的时候,读到了美国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Medicine, IOM)发布的《迷失于转型之途:从癌症患者到癌症生存者》这一报告,报告重点关注了癌症诊断和治疗后给患者带来的生理、功能和社会心理上的多种问题。

结合我们去农村调研癌症生存者的经历,了解到他们不仅仅关心癌症的治疗效果,同时也关心治疗的费用和负担的问题。虽然关于癌症医疗费用的研究越来越多,但多以客观经济指标测量患者的疾病负担,却忽略了癌症及其治疗给患者带来的物质损失、心理困扰和/或适应不良的应对行为等一系列的影响。

医学界:国内外的癌症患者在借款上有哪些差异?

山大团队:在美国,癌症相关财务困境的研究较多,因此本研究与其研究结果进行比较。在美国,大多数老年人有联邦政府医保“Medicare”,这使得老年癌症生存者的财务压力远远低于年轻患者。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虽然中国老年癌症生存者也经历了严重的财务困境,但不像年轻患者那样显著。与西方文化不同的是,儒家孝道文化强调家庭对老年人赡养的职责与义务,子女为父母支付的医疗费用不能算作借款,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年轻和年老癌症生存者出现财务困境的差异。

总体而言,是卫生管理体系、医疗保险制度以及文化上的差异导致了国内外癌症患者的借款的差异。

医学界:对于该研究,您觉得还有哪些需要补充或待解决的部分?

山大团队:国际上用“财务困境”等术语来描述癌症带给患者的经济负担,这种困境的发生发展是一种螺旋式上升的状态:癌症及其治疗导致工作能力下降——收入减少——储蓄减少——财务困境加重,从而带来更多的心理痛苦,较差的健康和生活质量等结果。我们的研究只选择了其中几个指标进行研究,希望未来能够更加系统、全面地探索癌症对患者造成财务困境的影响机制。

医学界:针对癌症患者遭遇的财务困境以及放弃癌症相关治疗等现实问题,您认为未来相关部门应进行哪些努力?

山大团队:目前,我国已经存在着一个庞大的癌症生存者群体。未来,这个群体将会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和医疗技术的发展而急剧扩大。癌症生存者健康和生活问题需要学术界和社会共同努力,通过学习和借鉴国际上癌症生存状态研究和服务模式,探讨适合中国国情的癌症生存者健康照护计划。医保、卫健委、民政等部门应该重视这些癌症生存者的生存状况并降低他们的财务负担,减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等现象的发生,提升我国精准医疗扶贫的能力。

近年来,我国出台的一系列癌症防控相关文件和政策均强调,要实施保障救助救治行动,减轻群众就医负担,采取综合医疗保障措施并提高抗癌药物的可及性,以实现“医保可承受”和“患者可负担”目标的协调统一。事实上,有效的医患沟通或在治疗过程中谈论费用和预后,可有效降低患者财务困境的发生概率,并提高患者重返工作岗位的比例。

此外,我国正在建立社区、区域二级医院、三级医院优势互补的三级肿瘤防控体系,如何将癌症生存者的服务延伸到社区和家庭是下一步需要探讨的问题。

医学界:我们了解到山东大学课题组正在研究如何通过医保支付方式设计来降低癌症医疗费用并提高治疗质量。目前该研究进行到那一步了?

山大团队:我们希望借鉴“Medicare”建立“Oncology Care Model”的经验,建立中国特色的癌症患者价值医疗支付模式。一方面将成本效益高的治疗服务和药品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另一方面转变传统的按项目付费方式,从数量补偿转向价值补偿,建立医保对医疗的激励机制和预付费模式,引导医疗机构主动提高医疗质量和控制医疗成本,进一步降低癌症患者就医的经济负担。

致力于老年和癌症医疗研究,山东大学医养健康产业研究院副院长(主持工作),医药卫生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护理学院硕士生导师,大量成果发表在医疗政策、癌症和老年病学的顶尖期刊。

本研究共同通讯作者,山东大学医药卫生管理学院院长助理和肿瘤防控与政策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博士生导师。研究领域主要为癌症防控与政策、健康社会决定因素等。研究成果发表在Health Economics、Cancer等国际知名期刊。

专业医疗药品推广公司弄月堂,咨询医疗药品推广,医院推广公司,医疗公关公司,医院网络公关,药业公司推广及网络公关服务请来电垂询。
广告位